关注养生

微信
微信
当前位置:首页>生活养生>情感>

【图】我和韩国帅哥的三次一夜情口述

2017-01-04 来源:网络

  第一次看见水灵玬的时候,我居然流泪了。这件事后来一直被视为经典笑话。茶余饭后,大家没大没小在一起开玩笑的时候,常常就会提起来。我无法解释。因为我始终也没有明白我那眼泪自何处得来,完全莫名其妙。

  公司十周年庆典,老板海东青携女伴姗姗来迟,给我们一票手下介绍。这是水灵玬。看见水灵玬那一瞬,我的眼眶微微发热。海老大看向我,吃了一惊。阿白,你怎么哭了?

  我吓一跳,哭?谁哭了?抹一抹脸庞,一手的湿漉。尴尬的要死。赶紧告罪去了化妆间。对着镜子讪笑,赵言白啊赵言白,又不是没见过美女,激动成这个样子?但那水灵玬真是美人,看一眼就知道。肌肤胜雪,五官立体,轮廓分明。一头浓密的长发,海藻般。名为水灵玬,偏偏又穿一件红色吊带裙子,细细的带子在锁骨处交叉向后。

  很少看见有人能把红色穿得那么好看。我整理好走出去,酒会已经开始。宾客如云。我神态自若地招呼客人。海老大抽空问我,我只答大概是昨晚没睡好,刚刚灯光又太强烈之故。他点点头,算是敷衍过去。那红衣女郎将手轻轻搭在海老大的手臂上,没有说话,笑脸盈盈。很多女人似瓷娃娃,美则美矣,没有灵魂。但这一位,一双宝光流动的眼睛,未语先笑的红唇。颠倒众生。自信心稍弱的女人,看见她怕要去自杀。

  我看看自己。永远的黑白蓝。眼镜、发髻、中性香水、素净的脸。但我知道我和她原本是两种极端。异性在她面前总是表现出最好一面,然后和我互相拍击后背称兄道弟。我对自己很满意。

  我揉着两边的太阳穴开始叫。“饶了我吧。”电梯门打开,他拉着我走出去。冷笑数声。“饶了你?哼,没那么容易。”他吩咐我的秘书。“Helen,给你们宿醉未醒的白大小姐泡点浓茶,她晚上还要去给台湾客人陪酒。”Helen连声应着,掩不住笑意。我咬牙切齿。“不要对我的秘书指手划脚。”

  他扬长而去。我在公司里一向以冷静理智着称,遇事不慌不忙,处变不惊。只除了对酒精毫无抵抗力。象是白娘子,一碰雄黄便现出原形。所有情绪都白白写在脸上。而海老大似乎以落井下石为乐趣。别看他平时西装革履人模人样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,玩心一起,插科打诨极尽讥诮之能事。不知道的人还会赞他与下属打成一片。其实是以联络感情为名,行欺压百姓之实。

  可耻!

相关内容资料:

  【图】和嫂子一夜情 我昨夜的一夜情人竟然是准嫂嫂

  【图】同城一夜情 我与老板的干女儿上床

  【图】少妇一夜情 丈夫的情人看到了我的一夜情

  【图】老公性无能 我出轨老同学上演一夜情

  【图】风骚女房东挤奶诱惑 我与女房东的一夜情

 共3页:  上一页 1 2 3 下一页

养生标签

 
 
 

时令养生更多